電花 | 小說:買米

     

買米

吳國斌

王抓住是陽阿縣冶頭鎮澤西村的一個貧困戶,自打兩年前和縣供電公司黨員服務隊攀上了“親”,就三天兩頭打電話,這不,前兩天他又來電話了:“常老弟,秋收后家里還有一些小米想賣,看能不能幫忙給聯系個買家?”

抓住嘴里的“常老弟”,大名叫常躍亮,陽阿縣供電公司的一名共產黨員,黎明共產黨員服務隊隊員。王抓住給他打電話,是因為2016年澤西村和供電公司確立為精準結對幫扶村時,村里經過核實、篩選,18戶村民45口人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供電公司黎明黨員服務隊與貧困群眾實施一對一精準幫扶,作為貧困人口中的一員,他有幸和常躍亮“聯了姻”。常年的走動、交往,不到兩年時間里,王抓住就將常躍亮當作了縣里的“親戚”,而常躍亮也時不時將王抓住稱為“自己的人”。

“好啊,有空我過去走一趟,你別著急好吧?!?/p>

答應了王抓住,常躍亮找到了同是黨員服務隊隊員的蔡澤華、原志鵬:“得空咱們再去一次澤西吧,聽說咱們結對幫扶的困難戶們又有困難了”。

“你安排時間吧”回答很爽快。

周末得空。一大早,常躍亮聯系了蔡澤華、原志鵬,由司機張翔開車,一行四人開始向近40公里外的澤西村進發。

大山深處的澤西村,東臨沁河深澗,西靠蛤蟆嶺大山,南有老圪堆擋路,北有沙帽山阻隔。全村共70戶居民,180余口人,分住在澤西、石門兩個自然莊。平日里,澤西莊的群眾僅靠莊后山坳里那一片窄窄的梯田度日,石門莊的群眾則緊緊依靠著村前的幾十畝薄田生活,雖然谷子、柿子、豆腐等農副產品質高價優,但因山大溝深,處地偏僻,交通不便,村集體經濟十分落后,群眾生產生活十分艱苦。2016年,國家精準扶貧政策實施,陽阿縣供電公司積極履行社會責任,與該村結成精準結對幫扶村。與此同時,村里的18個困難戶也與供電公司的十四名黨員一一認了“親”。

冬日的陽光,剛在東邊的群山后面露出半個腦袋,雖然天氣晴好,卻冷得要命。隨著車輛的行進,縣城漸漸被甩在身后,慢慢地,視線所到之處,除去散布于山坡溝澗之中的村莊農舍外,就剩下毫無規則零星矗立于曠野中的樹木。路邊的鉆天楊早已落光了葉子,卻還像哨兵一樣整齊排列著的,成為冬日里的一道風景。

車過冶頭鎮,公路順溝而下,車窗外的山勢慢慢陡峭了起來。這條路是八九十年代陽阿人為沖出太行山,南下河南省而勒緊了褲帶在大山之中開鑿出來的出省公路,也是通往澤西村的必經之路。一路過來,雖然車窗外的冬日山景變得更為別致,可大家的心在澤西,在自己的“親戚”身上。

九時許,在一個叫作窯頭村的地方,汽車駕離了柏油路,拐上了左側村莊間的一條土路。多次到澤西,常躍亮他們心里有譜:這里到澤西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雖然路窄彎多坡徒,但再有個把小時,肯定就能見到他的抓住大哥和其它鄉親們了。

然而,正當一車人熱烈地議論著如何收購困難戶的小米、如何運輸、如何看望自己的結對幫扶貧困戶等話題時,車子卻一下子停了下來。

車輛揚起的塵土漸漸散盡,常躍亮他們這才看清:車頭本就不寬的土路上,一大堆土石把去路堵了個嚴實。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何故。

好在都有村里的“親戚”,下了車一打聽,原來途中經過的東莊村正在修路,因正在施工挖山取石不安全,故而封了路。

怎么辦?幾經商量,常躍亮和蔡澤華的眼光漸漸聚集到了同車的原志鵬身上。原志鵬是供電公司黎明共產黨員服務隊隊員,可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澤西村包村第一書記,結對幫扶隊隊長。前天回縣里開會,聽了常躍亮的請求,本想著周末了,和大家一塊回澤西幫群眾賣小米不會有任何問題,沒想到半路卻出了這個岔。

見常躍亮他們盯上了自己,志鵬也有些慌了。此地距澤西村少說也還有七八公里的山路,走路過去,那可是要費不少的功夫,何況還有群眾的小米要帶出山去買?好在兩年多的時間里,他在澤西住過不少時間,也學到了山區農村解決問題的一些辦法??粗行┙辜钡某\S亮、蔡澤華,稍微一猶豫,他拿出了手機:

“王書記吧,我是原志鵬,公司里幾個同事到咱村幫助困難戶賣小米,可通往咱村的公路被東莊修路的施工隊堵上了,看能不能讓駐村幫扶隊的小伍來車接我們一下”。

王書記名叫王少江,是澤西村多年的黨支部書記,澤西村幫扶事務,他也是其中的主力。常躍亮清楚地記得,第一次來澤西村,就是這個王少江領著他和其它黨員服務隊的同事們走村串戶,介紹澤西村的風土人情、群眾生產生活、村集體經濟發展等情況。在石門莊東頭路邊的那個破落小院里,正是王少江告訴他們那個坐在屋檐下臺階上剝著玉米棒子的漢子叫王抓住,告訴他們抓住一家是因為自己身體不好老婆常年有病從而導致貧困的緣由。由此,他才認識了最終成為自己幫扶對象之一的王抓住。

那時的澤西村,用電靠的是兩公里之外臨近江州縣一個小水電站發出的電,不僅線路破爛電壓低,而且一到冬季枯水期就常常停電。而村里環境臟亂差,群眾吃水要靠個肩膀到村外的水井里挑,兩個自然莊之間僅有一條不到兩米寬的小路,王抓住和其它鄉親們一樣,就是靠這條小路上地、出山,辛苦種植一些谷子、玉米、豆子養家。每到秋季,收獲的谷子變成了金燦燦的小米,王抓住他們卻因沒有銷路只能“守著金飯碗受窮”。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著,近一個小時后,山后傳來的一陣轟鳴聲打斷了常躍亮的思緒。隨即,一輛皮卡車挾裹著塵土,忽而出現在視線里,在路邊等候多時的蔡澤華、原志鵬同時起身,和常躍亮一同走向在皮卡車旁。

簡單的詢問,留下司機看車,皮卡車載著常躍亮他們,重新駛上了那通住澤西村石門自然莊的高低不平、土石遍地的公路。

早知道今天縣城里的“親戚”要來,抓住今天特意起了個早。吃完飯,他快速找來了米袋、磅秤,麻利地裝好了小米,五十斤一袋。

打電話的那天晚上,村西頭的加工房里,他眼望著碾米機出米口源源不斷的新小米,眼晴瞇成了一條縫。機器隆隆地響著,以前的小水電可沒有這么大的勁,自從村里來了供電公司的幫扶隊,駐村隊員和村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村里先后接上了自來水,建起了拉圾站,拓寬了村間小路,接上了大網電,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一變再變,兩臺四百千伏安的變壓器,不僅使夜晚家家戶戶屋子里的電燈光更亮,加工房里的機器轉得更歡更穩,十多戶群眾的房頂上還架上了光伏板。村頭的那棵老白皮松樹見證,常躍亮他們自從與村里的18個貧困戶結成“親戚”,可沒有少跑腿,幫扶隊的同志每年不是送奶送面送油,就是自掏腰包為他們解決購買農資農具的費用,出謀劃策幫助他們尋找脫貧致富的好辦法。村里的低保戶王春雷就常拿幫扶他的黨員楊凱越說事,說自從來了供電公司的黨員服務隊,他不僅知道了許多黨的好政策,更是感受到了生活的變化。因患小兒麻痹雙腿致殘的孫進軍坐在供電公司黨員服務隊員張晉飛送給他的輪椅上,也時常念叨他在城里的好大哥。而這次自己的一個電話,常老弟就這么爽快地答應來幫自己和鄉親們賣小米,供電公司黨員服務隊的幫扶隊員們,真是不沒得說。

透過源源不斷流出的小米,王抓住似乎看到了幫扶隊正將一疊鈔票遞在了他的手上。

九點多鐘,估摸著自己城里的常老弟快要進村,王抓住叫上了六十多歲的張家虎,等在了石門自然莊的村口。冬至日的天,雖然十分寒冷,但他們的心里卻暖意融融,臉上滿是笑。

人常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本想著馬上就能接到自己的常老弟了,可誰知三等兩等,等來的卻是幫扶隊進村受阻的消息,知道村支書要派駐村幫扶隊的小伍開車到半路接人,王抓住和張家虎硬要往車上擠。急著想賣米換錢是真,可是想早點見到自己的城里“親戚”,那也是他的真心。

“你這不是填亂嗎?這么一個小農用……”王少江的一聲嗔怪,兩人只好退了下來。

望著小伍漸漸消逝在視野里的皮卡車,王抓住他們只得隨著車輛行進的方向,將視線拉長、拉長,一直拉向遠方山口處那條若隱若現的白色進村山道上。

焦急的等待,焦急的盼望。時針劃過十點,遠方的山口終于出現了車輛行進的影子,一個彎,又一個彎,不一會,小伍的皮卡車終于駛進了村口。

車未完全停穩,王抓住他們已經迎了上去。

石門是澤西的一個自然莊,位于老圪堆山腳下,全村30來戶居民的房子,橫七豎八地散落在山腳邊的一片向陽坡上,村西頭的道路,已經在幫扶隊的支持下達到了整修,村后山項上,那臺嶄新的400千伏安變壓器在冬陽的照射下正閃現出耀眼看光芒。村民屋項上的十多塊光伏發電板,也正飽吸著陽光,為村民們制造著財富。

常躍亮他們的到來,王抓住已經將消息傳遍了村子。和村支書王少江商談的功夫,村子里的群眾已經不約而同來到了距王少江家不遠處的糧食加工房。打開房門,王抓住一邊吆喝著興高彩烈仍在七嘴八舌議論著幫扶隊的貧困戶,讓他們各自認清自己的米袋子,一邊和張家虎將碾好的小米一一打開檢查,將收拾干凈的小米五十斤一袋,扎緊口袋后整齊的碼放在門口的小停車場上。

準備妥當,有人叫來了王少江,并隨手找來了紙筆,王抓住和張家虎抬來了磅稱,王菊香五十斤、王抓住五十斤……小停車場上頓時又再次熱鬧起來。一陣忙碌,連同上次收購的,供電公司為澤西村群眾推銷的小米達到了一千五百斤。

“這是小米錢,你數數”

常躍亮從原志鵬手中接過一沓鈔票,隨手遞給了王抓住,旁邊的張家虎和其它群眾一見,也一齊圍攏了過來。

“這下子我們貧困戶的收入又能增加一些了?!蓖踝プ∈种械拟n票,不少人顯得十分高興。

裝好車,常躍亮和蔡澤華、原志鵬他們馬不停蹄,又開始前往自己的第二個幫扶戶張保社以及蔡澤華的幫扶對象衛全太等困難戶家中,登門看望了解他們的生產生活情況。

張保社的家在澤西自然莊,距石門不到二公里,“之”字型的公路順山而下,再轉過一個山坳,三十多戶村民就生活在眼前那條山溝兩邊稍微平坦的空地上,雖是村委會所在地,卻因地處沙帽山下,山大溝深,交通極為不便。這條“之”字型公路,是村民們從澤西到石門之間的聯絡便道,原先不到兩米寬,幫扶隊進村后,投資將路擴展到如今可以輕松通過汽車,天氣的因素,路面還未硬化,不過整修過的公路已經大大方便了村里群眾的往來。

常躍亮他們就是沿著這個公路從石門下到了澤西。進入村莊,首先看到的就是村東頭街道上的村委會,一所小院,干凈整潔,門口幾塊牌子,標示著這就是澤西村的政治文化中心所在,常躍亮和蔡澤華等人來到了支部活動室。

“這是各種上墻板面,這是黨員共花名冊,這是支部活動臺帳記錄……”隨行的支部書記王少江先行進入后,用手指了指墻上,又將手指向了屋子中央的一方桌子上。

“我們村的支部建設,多虧了咱供電公司的駐村幫扶隊,是他們幫助我們規劃整修支部活動室,和我們一起建起各種活動臺帳,還經常組織黨員開展各種學習活動呢”??吹贸?,干了多年支部書記王少江,提起這兩年村內黨建工作的變化還是比較興奮。

村委會出來,常躍亮和蔡澤華他們開始入戶走訪。臨近中午,衛全太的家的鍋臺上,手工壓制的面條正在鍋里的開水中可勁地翻卷著,聽到自己幫扶隊的親人蔡澤華的聲音,他趕緊迎了出來:呀,蔡同志,昨天還念叨你呢,今天怎么就又過來了?大老遠的,天又怪冷,趕快進屋烤個火,吃些午飯吧”??吹揭煌鴣淼倪€有常躍亮、原志鵬,靦腆的笑了笑。

“不了,近來還好吧,一個人生活不易,過冬的煤炭、衣物都備好了吧?”蔡澤華邊向前靠近,邊和衛全太打招呼。

“好了,好了,你放心吧”。衛全太揪起了圍在腰間的圍裙,搓了搓手,直直地伸向了蔡澤華。

“全太這兩天可高興了呢,生活越來越好,前兩天又娶上了老婆了呢”邊上有人打趣。

“是么?!”大家歡笑了起來。

距全太家不遠,是常躍亮第二個結對幫扶戶張保社的家,院子的大門敞開著。進入院子,靜悄悄不見人影,眾人正疑惑,就聽見屋子里窸窸窣窣,似乎有動靜??缟吓_階,常躍亮掀起了門簾,才發現張保社的老婆正從爐臺上往地板上出溜。一問,原來乘著冬季農閑,張保社外出打工不在家中,保社老婆今年生病住院,目前正在休養中。了解情況后,常躍亮當即從口袋中掏出了一百元錢,塞在了保社老婆手中,回頭和蔡澤華、原志鵬商量,看如何能再搞些錢來,幫助一下生病的保社一家。

楊小萍的家在澤西村西頭,是常躍亮他們隨行的原志鵬的結對幫扶戶,常躍亮和蔡澤華、原志鵬他們剛到門口,就見小萍迎面撞了出來:“哦,原書記,聽王支書說你今天又過來買小米,上次你已經幫我賣過,這次就不賣了,不過你們快進院子里來,等我一下”。

一轉向,小萍徑直走向了院子東頭的一間屋子里,一陣響動,她折身出了屋門,手中卻多了件東西:“這幾斤小米是我專門給你預備的,每次來光想著給我賣米送奶,連飯也不吃一口,這次你必須收下?!?/p>

“行行行”,見小萍這樣,知道推托不過,原志鵬沒有多言語,隨手接過了小萍手中的米袋。問候了近期家中的情況,臨出門,快速將早就準備好的百元大鈔穩穩塞到了小萍的衣袋里。不等小萍回過神來,幫扶隊員們已經走了出去,急得她干跺腳。

太陽已經偏西,幫扶隊員們要返程了,因為路,此時張家虎已經手拿兩把鐵鍬等在了車旁邊,非要跟上車為幫扶隊整修路面。

消費扶貧,電民情深。兩年多來,在供電公司的幫扶下,澤西村群眾的生產生活環境早已得到明顯改善,村內經濟發生明顯變化,17個困難戶也全部脫貧,但脫貧攻堅的步伐依然沒有停止。買小米,只不過是供電公司幫貧助困路上的一個小小插曲而已。

作者簡介

吳國斌,男,現供職于國網陽城縣供電公司。

溫馨提示:

? ? ???閱讀我們的文章并點贊留言就有機會獲得《讀者》雜志實體書哦,你的精彩點評還有可能被收錄到澤電文學季刊內,福利多多,快來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