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不會一不小心就出賣了自己的內心?

你知不知道,在跟身邊的人溝通的時候,你的語言,你的神態,你的動作,都在向外界表達你的真實意圖,可能你覺得你掩蓋住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卻沒想到,原來你已經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了重要的信息。

我們經常在一些警匪劇里看到,警察在審問嫌疑人的時候,會很嚴肅地詢問嫌疑人的姓名,性別等等信息,你是不是會覺得這個流程很假,明明警方已經掌握了嫌犯的身份信息,還問他叫什么;甚至面前坐著的就是一個大男人,還假模假式問他性別。

告訴你,這個流程對于審問非常重要,這些基本訊息的詢問,對方回答的內容準確與否是最容易掌握的,而且對方回答時候的語言習慣,甚至聲音的狀態和表情等等,這些數據可以建立起一個基準,在接下來詢問一些想要了解的未知信息的時候,就可以以這個基準來判斷,從而得知對象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說話的體系,我們會不自覺的在自己的語言和動作習慣中加入強烈的個人標簽,比如有些經常出現的表情,還有口頭禪,甚至說話時候的四肢的細微動作,正是因為這些,我們每個人才有鮮明的個人特色,這些東西是除了我們長相之外跟別人區分的最重要的因素。

所以在傾聽對象說話的過程中,找到這些具有標簽性質的東西,如果我們注意觀察對象的臉和身體,我們可以在他的表情和動作中尋找到他的策略和訓練,或者動機。注意傾聽,留神對象說話中的細微的變化,每個字,每個詞,每句話,從中找到潛臺詞和隱含的意思。

然后去注意對象是怎么說話的,他的非語言的細微的表情,尤其是注意當他舒適和放松時候的狀態,然后記錄他收到壓力時候的行為的改變。

有了這些東西,接下來在審問的時候,就可以在施加壓力的時候了解他,解讀他。

因此,警官們在審問之前按照流程問這些問題,其實就是讓嫌犯先表現一下自己,而在這個過程中,深諳心理的老警察們心里就有了一桿秤,當問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的時候,就可以通過這些基準信息知道嫌犯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說的好像有點玄乎,其實總結起來很簡單,就好像菜市場的磅秤,我們在稱量之前要先把稱校準,然后才能得到精確的數據,審問就好像是在掂量嫌犯的分量,也需要走這這么個過程。

詢問是一門很有意思的藝術,當你在跟對方進行溝通的時候,大腦就好像是一個高速運轉的計算機,把自己收集獲取到的信息進行分析整理,然后選擇最合適的方法來進行詢問。

我們在風控尤其是跟客戶直接進行面對面接觸的時候,這個技巧是很有實際操作的意義的。

學會用一些簡單的問題來跟客戶進行對話,這一方面可以讓客戶不至于那么緊張,慢慢放松下來便于雙方的深入溝通,同時也根據在這些簡單對話中得到的信息,建立基準線,好像測謊一樣,如果發現對方的反應高于或者低于基準線,那么就好好好分析對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表現了。

當然,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復雜的東西,心理就更加難以把握了,深入人心是非常困難的工作。

但是如果掌握好了方法,這個難題也不是無解的,我們可以在逐步的接近和滲透中,慢慢了解我們的客戶,并且從他的語言和行為中找到蛛絲馬跡,將風險出現的概率降低到最大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