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月至,欲還鄉

   

今天是臘月,

是農歷十二月初一,

是中國農歷年中最后一個月。

母親捎來一封家書,

她說:“家里的臘梅開了,

念著你回來哩...”

拆信讀字的瞬間,

恍過一點重逢的表情。

兒時的臘月,

是詩詞里的寒冬。

民諺有云:

“臘七臘八,凍掉下巴”。

它意味著要穿秋褲,要裹著大棉襖,

因為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就要來了。

那時愛讀李白寫的《北風行》: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p>

如今離家千萬里,

又愛上了趙次誠的《早梅》:

“江南冬十二月,溪上梅三兩花。

載取小舟香影,月明自棹回家?!?/p>

臘月至,欲還鄉,

唯有故土的溫度,

才能捂熱這歲末的寒意。

長大后才知,

臘月其實是古人祭祀祖先的日子。

常言道:“臘者,接也?!?/p>

它連接著每個人過去。

每逢此時,家家戶戶都要舉行“獵祭”,

人們去到山中獵殺野獸,

回來拜神敬祖,祈福求壽。

古人深信,舉頭三尺有神明,

在那冥冥之中,

祖先將庇佑我們,

世代平安。

如今臘月已至,

我卻來不及回頭,

直至披上滿頭的月光。

臘月呵,

一年之歲尾。

漫長的時光長河里,

人們把想念做成小小的臘味。

不論你身在何處、何種境遇,

只要用火蒸上那么一小會,

故鄉、親情、念舊、堅忍...

所有的情感和信念,

仿佛點著的落日,

嘶嘶啦啦燒遍你全身。

遠在他鄉的游子,

你可還曾記得鄉愁?

它就是臘月里一塊小小的臘肉,

我在這頭,

故鄉在那頭。

今天臘月,

大概太過想念,

給母親回電話竟有些顫抖:

“媽!莫著急,就快回來哩!”

忙碌了一整年,

當一枚車票印上歸期,

當山海流瀾從眼前劃過,

當城市煙火把家照亮,

當看見父母殷切的臉龐,

當飯桌擺好家常,

鄉愁,才回到了來處。

時之歲末,

跨越山海,

勿忘回家。

如果覺得文章不錯,請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也需要!謝謝!